2017年8月2日,美国总统特朗普签署《以制裁反击美国敌人法案》(以下简称“CAATSA”或“法案”),使其成为法律。法案加强了针对俄罗斯的现行行业制裁,限制了总统撤销针对俄罗斯的某些制裁措施的能力,设立了可能对支持或投资某些管道项目的非美国公司产生影响的新的次级制裁,并引入了新的基于指定的制裁方案。另外,法案还载有针对伊朗和朝鲜的新的制裁措施,且其中许多制裁措施与现有的方案重合。我们在本文中总结了美国制裁的主要变化,并强调了扩大制裁机制的潜在影响。

1.俄罗斯

加强版行业制裁将禁止与名单上所列人士开展更多活动。


        美国于2014年首次引入了行业制裁,限制美国与行业制裁识别名单(以下简称“SSIL”)所列俄罗斯实体之间进行交易。目前美国通过一系列指令针对金融服务、能源和国防行业进行行业制裁。

        指令1、2和3(即将但尚未根据CAATSA予以修改)目前禁止涉及美国人士或美国且与SSIL实体发行期限超过30天或90天的新债及(在某些情况下的新股)相关的交易。指令4禁止向指定实体及其子公司为支持有可能生产石油的俄罗斯深水、北冰外洋或页岩项目之勘探或生产,直接或间接提供、出口或转出口商品、服务(金融服务除外)或技术。

        法案要求对指令进行修改,该等修改必须由财政部长在法案颁布日起60天内(对指令1和2而言)或90天(对指令4而言)进行。一旦美国财政部的外国资产管理办公室(以下简称“OFAC”)发布法规后,根据法案对各项指令的加强措施即将生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