概要: 在3300点以下徘徊了八个多月之后,上证终于突破了(“2017年展望:微妙的平衡”,20161213)。但中国的短期增长率周期已经见顶,而长周期下行—— 一如我们的三年房地产库存投资周期模型所示。七月的经济数据显示增长动能已经开始消退。与共识相反,股市突破是由大盘股强劲业绩驱动的,而非旧经济周期的复苏——这也是我们一直推荐的市场内部结构性机会。我们的研究证明,在经济增长放缓的背景下,大盘股往往跑赢。目前,经济增长放缓但不崩溃,有利于大盘股的环境将持续,两地市场的主要股指将继续创出新高。投资者应继续关注好公司的业绩和市值规模(《要命的不漂亮,漂亮的不要命》,20170609)。继续关注科网股、金融股、消费股和大盘龙头股。

对因上游强势复苏的痴迷对于经济管理是危险的。大宗商品价格的飙升已经给中下游企业盈利带来了压力。从数学的角度看,上游周期行业的强势意味着周期行业理论上可以最终独占实体经济中全部的利润,造成巨大的资源错配,并最终令整个经济完全转型为周期性经济 – 这种理论情形与我们结构性改革的目标背道而驰。

市场共识低估了美元弱势带来的宽松效应。然而许多美元空头早已被埋葬。脱离基本面、无节制的价格飙升最终将触发泡沫的自我毁灭。价格的过度强势也将引起监管干预。由于经济仍在继续扩张,大宗商品的熊市反弹应该还未完结,但也将继续考验交易员的技巧。在本报告中,我们借鉴数千年的中国古代哲学,对我们中国经济增长率周期的理论和模型作了进一步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