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年全国两会政府工作报告中,李克强总理指出:“要推动内地与港澳深化合作,研究制定粤港澳大湾区城市群发展规划,发挥港澳独特优势,提升在国家经济发展和对外开放中的地位与功能。”改革开放以来,由于历史及区位原因,珠三角地区以港澳为国际窗口,以广深为区域中心,得到了较快的发展,成为支撑中国经济的核心区域之一。而今,粤港澳大湾区概念的提出进一步丰富了珠三角地区一体化的内涵。


粤港澳大湾区——中国的旧金山湾区?

        中央政府于今年政府工作报告中明确提出,要将粤港澳大湾区城市群发展规划上升到国家规划的层面,虽然规划细节尚未公布,我们认为粤港澳大湾区应打造广州、深圳、香港三核心发展的概念,推动大湾区的产业发展。


        与世界三大湾区(纽约湾区 、 旧金山湾区 、 东京湾区)比较,粤港澳大湾区城市群的结构更接近于旧金山湾区,两者都存在三个经济地位接近而功能定位又各不相同的核心城市。广州、深圳、香港正是粤港澳大湾区内的三个核心城市,在我们看来,加强发挥这三个城市的引擎作用,将对整个大湾区的产业合作带来远大于由单核心城市驱动的影响。

粤港澳大湾区城市群地图



三核驱动下的强大动力

        我们认为,价值链上游的核心城市对下游制造基地的辐射将是未来大湾区的发展趋势。穗深港三核心驱动既有助于突破新型服务行业发展的制度瓶颈,又能强化错位发展与分工协作,还能更有效地辐​射整个大湾区内的其他城市。

粤港澳大湾区城市群地图规划



        三个核心城市各自的政治地位不同,作为特别行政区的香港拥有更成熟和更规范化的市场准则和市场实践。尤其是在专业服务业的诸多领域,香港能为广州和深圳在市场制度完善与创新方面提供标杆,并为新型服务行业在广州和深圳的试点提供借鉴。而广州和深圳则各自拥有自贸区,新的制度与行业模式可以在自贸区先行先试,试验成功的经验又可通过广州省会城市的影响力推广至大湾区其他城市。​

        三个核心城市的产业结构有助于错位发展与分工协作。广州的优势在贸易与综合交通枢纽,深圳主打的是高新技术产业与金融业,而香港依然保持着作为国际金融中心的比较优势,三者之间并不构成直接竞争。即便香港与深圳各自都有强势的金融产业,但侧重点也有所不同,深圳更多地服务内地企业的金融需求,而香港则作为国际资本进入内地的通道发挥着重要的桥梁作用,港深两地的金融产业更多地体现了行业内的分工而非竞争。

国际金融中心


        三个核心城市能够更有效地辐射整个大湾区城市群,促进其他城市的产业转型与升级。由于知识、人才与优质企业等高端要素天然聚集于核心城市,多核心发展的格局意味着从核心城市溢出的高端要素能够更广泛地被周边城市所吸收,为周边城市的产业转型和升级提供了原动力。另外广州和深圳的制造服务业的侧重也各有不同,令周边城市能够依据自身制造业转型的需要,主动与广深形成分工。如广州的汽车制造业辐射粤西的汽配行业,深圳的高新技术产业辐射惠州东莞的制造业等。

        综上所述,如果能够明确穗深港三城各自的功能定位,并同时发挥三者独特的产业优势,将比仅仅依赖某一核心城市产生更为巨大的动能,令整个大湾区城市群的分工合作与产业升级更为有效与顺利。我们认为,这样的三核心驱动模式天然就带着强大的共享基因,必然能将整个大湾区打造成开放、共享和创新的世界级城市群,并更为有力地服务于国家“一带一路”战略的实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