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化给像韩国这样的经济体带来了出口机会,并有利于它们发展其优势行业。同时也给它们的国内经济带来了竞争压力:国际竞争很大程度上决定了工资的发展趋势,而资本和劳动力被淘汰的速度比以前更快。这些挑战给政府带来了压力,迫使它们采取行动来与之对抗。

        自2008年以来,大多数政府都试图通过实施货币刺激政策来摆脱这些问题。但是八年后,结果却不尽如人意。债务占全球GDP的比重增长了将近100%。世界各地的经济增长势头仍然疲软。虽然失业率下降了,而这种下降通常是由劳动力参与率下降导致的,并不能使工资上涨。

        负债不但没有使这些问题得到解决,反而引发了严重的新的挑战,即失控的资产泡沫和抬高的非贸易服务价格。房地产泡沫迫使中产阶级过度借贷,导致他们在未来的数十年都得偿还债务,从而抑制了消费。教育和医疗成本也变得越来越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