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英国退欧、美国政治变动和商品价格造成了长期的未知因素;
  • 美国在利率上升和货币升值之后,被视为最具吸引力的市场,略低于三分之二的亚洲主权国家认为,高收益率是房地产投资的主要驱动因素;
  • 尽管亚洲主权国家的撤资规模最低,但它们的目标回报率是最高的。主权国家对印度和中国的态度变得更加积极。

        景顺投资(Invesco)公布了其第五份《景顺全球主权资产管理研究》,这项研究每年都对主权财富基金和中央银行复杂的投资行为进行深入报导。今年该研究显示,尽管目标回报差距越来越大,由于地缘政治具有不确定性,投资选择也有限,导致资产配置风险增加,进而导致主权投资者在全球范围内所做的资产配置改变比过去5年的任何时候都要少。值得注意的是,亚洲主权国家拥有最高的目标回报率(7.8%),受访者指出,这些目标不受具有挑战性的市场条件的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