据媒体报道,央行周五(9月8日)晚宣布,自下周一(9月11日)起,针对远期售汇的外汇风险准备金率调整为0%。

        央行此举取消了两年前宣布的对远期售汇征收20%风险准备金的政策。央行于2015年9月1日宣布,自2015年10月15日起,对开展代客远期售汇业务的金融机构征收20%的风险准备金。当晚公告发布后,人民币兑美元即期、远期汇率均小幅贬值约0.2%,而2年前在宣布征收20%风险准备金的当日,人民币小幅升值。

        政策放松的时点可能和人民币汇率近期走强有一定关系。8月以来,人民币升值速度明显加快——过去5周内,人民币兑美元汇率上涨了4.0%,对贸易加权的一篮子货币升值2.5%(图表1)。9月以来升值势头进一步加快——过去5个交易日,人民币兑美元汇率上涨1.6%,对一篮子货币升值0.9%。我们发现过去几周是2005年7月人民币与美元脱钩以来、人民币升值速度最快的一段时期。同时,外汇储备水平已经连续7个月上升、8月录得外汇净流入的可能性较高——即使8月没有录得外汇占款上升,接下来3-6个月中国也很可能再现外汇流入。与现在的情形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两年前外汇风险准备金推出的背景是2015年8月人民币兑美元贬值2.6%,而当月外储下降高达939亿美元。

        取消风险准备金有助于降低远期购汇的交易成本,但不会成为人民币与外汇相对需求的决定性因素。由于目前上缴20%外汇风险准备金的利息回报为0%,它给远期购汇带来了不小的交易成本——如果持有外汇的收益率为3-4%,20%的风险准备金就会增加60-80个基点的远期购汇机会成本。这就不难理解,开始征收风险准备金后,外汇远期的月成交量骤降83.2% 。由于取消外汇风险准备金将促进外汇远期交易市场的发展,并鼓励进出口公司进行外汇套期保值操作,这一举措有助于中国向更加灵活、市场化的汇率形成机制转型。但另一方面,历史经验显示,调整交易成本的政策本身并不足以扭转市场情绪或改变供需基本面,而实际有效汇率主要还是由经济基本面的相对强弱决定。

        如果人民币市场情绪改善、外汇净流入出现较持续的趋势,更多15年4季度以来实施的资本管制措施可能会择时放松,尤其是“临时性”举措。顺序上,先放开一些对居民购汇的管制可能是较为合理的政策选择。正如我们在近期报告中提到的[3],对人民币的需求近期明显回升,且外汇流出很可能近期逆转。今年以来的经济基本面支持人民币走强,同时、人民币套利交易“机会成本”的大幅上升可能会触发大量“实际意义上”的空头(约3,000-6,000亿美元头寸)平仓。若真如此,进一步放松近年实施的、包括针对居民换汇的管制措施,也是自然的选择。外汇远期交易成本下降将有利于人民币国际化的推进,并有助于中国向更灵活、市场化的汇率形成机制转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