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去几年,中国公司在非洲的投资力度不断加强,以致最近一份报告认为“中国已成为非洲最大的经济伙伴”。[1]

        随着中国投资者在非洲的投资规模日渐增大,中国投资者了解其可能面临的风险,以及其如何能够更好地降低风险势在必行。这其中的关键问题包括:

        政治环境及政策。投资者预先对当地政治环境进行评估非常重要,而且应该考虑可能影响外商投资的政府政策是否频繁变动、对汇出货币的管制、战争威胁、恐怖主义、革命和内乱,以及广泛的劳资关系等问题。

        监管风险。当地政府或监管机构突如其来地变更法律法规可能对投资者的业务和盈利能力造成重大影响。在某些法域,外国投资者在进行投资时,可能遇到投资限制,无法预料的监管程序,以及迟迟不能获得政府的批准或许可等问题。

        法律框架。一个国家的投资法律框架通常由两部分组成:国内投资法律;以及与其他国家签署的双边投资条约(BIT)。投资者对这两类保护均必须了解:

·         国内投资法律可规定针对外国投资者的激励和限制 – 包括税务激励、关税减免、最低资本投资额要求,以及规定允许外国投资者投资或限制外国投资者准入的行业。国内投资法律亦涉及在该国经商的外国投资者可获得的权利和保护。此外,法律中还可能包括外国投资者和国家之间争议的解决机制。

·         双边投资条约为两个国家之间商定的国际法律契约,用以保护来自其中一国的投资者在对方国家进行的投资。双边投资条约针对东道国采取的行动提供范围广泛的实质性保护,其中包括有权针对东道国将投资争议提交国际仲裁庭(例如国际投资争端解决中心(ICSID,隶属于世界银行)及其他国际仲裁机构)进行具约束力的仲裁。因此,适当规划或重组投资以获得该等双边投资条约的保护至为重要。

        争议解决。投资者通常倾向于将投资争议提交国际仲裁 – 而非依赖东道国本地的争议解决机制,原因是国际仲裁较为中立而且作出的裁决更加便于执行。但是,如果仲裁地在东道国或仲裁裁决将在东道国执行,则投资者必须了解当地的仲裁法律和实践,以及当地法院是否对仲裁和仲裁裁决持支持态度。

        富而德会同多家合作律师事务所编制了一份关于“在非洲投资”的指南。该指南述及上述投资方面的法律、政治和监管风险,涉及十一个接受巨额外国投资的非洲法域(阿尔及利亚、埃及、加纳、肯尼亚、马达加斯加、摩洛哥、尼日利亚、南非、坦桑尼亚、乌干达和埃塞俄比亚)。该指南亦述及两个地区性组织,即SADC (南部非洲发展共同体) 和 OHADA (非洲商法协调组织),两者同样向投资者提供若干激励和保护。

1.《龙狮共舞:中非经济合作现状如何,未来又将如何发展?》,2017年6月,麦肯锡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