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7月美联储FOMC议息会议点评

结论或投资建议:


        当地时间7月26日FOMC议息会议后,美联储宣布维持联邦基金利率目标区间在1%-1.25%的水平,并预计会“相对早地”实施6月确定的缩表计划,基本已经暗示9月开始缩表的可能性。美联储的表态印证了我们6月的判断,基于对美国经济和特朗普财政因素的考虑,预计12月为本年度最后一次加息时点,9月开始缩表。

        消息公布之后,美元指数跌至94关口之下;COMEX黄金上涨至1266.7美元/盎司,WTI原油涨幅1.8%至48.75美元/桶。三大股指齐创收盘新高。道指收涨0.45%,纳指收涨0.16%,标普收涨0.03%。

主要观点及逻辑:

        美联储表示了将密切关注通胀形势的发展。货币政策立场依然宽松,由此支持劳动力市场状况进一步实现某种程度的走强以及通胀率持续向2%的回归。在确定联邦基金利率目标区间未来的调整实际和幅度时,委员会将评估已实现的和预期的经济形式和其就业最大化以及2%通胀目标的对比情况。

        经济状况将以一种允许渐进加息的方法发展。一季度GDP环比第三次修正值上调为1.4%,主要是固定资本形成的拉动作用。制造业PMI指数6月重回57.8,并一直大幅高于荣枯线。工业产值同比逆转跌势,6月实现同比增长1.97%。劳动力市场持续向好,以接近充分就业,失业率创10年新低,劳动参与率虽徘徊在40年低点,但主要原因是老龄化和自动化。消费市场和企业投资继续扩张。美国经济咨商局消费者信心指数处于高位。劳动力市场以及消费者信心乐观将会向通胀传导,带动其上涨。风险面需要继续观察特朗普财政与通胀预期是否会超预期抬升。

基于以上判断,美联储缩表时间、形态以及对美债收益率的影响如下:

        根据美联储之前公布的缩表节奏,从9月开始算起,我们预测从现在到QE1开始后的水平(2010年3月底),美元国债需要62-63个月,至2022年11月;MBS 需要33-34个月,至2020年6月。从现在到QE1之前的水平(2008年11月),预计美元国债需要72-73个月,至2023年9月;MBS 需要94--95个月,至2025年7月。

        美联储即将9月开始缩表,实质上来说是逆扭曲(AOT)操作,意在抬高长端利率水平,优化利率曲线结构。2011年9月美联储推出第二轮的的扭曲操作,通过买入十年期以上的长期国债,推低长期利率,从而推低与长期利率挂钩的贷款利率。此举措可能同时导致短期利率上扬,利率曲线结构逐渐扁平化。我们预计美联储开始缩表后的目标是把十年期国债收益率返回在QE1的水平以及3%左右;而短端利率的变化要基于经济是否在加息晚期出现过热,如果gdp增速达到特朗普所说的3%-4%,不排除短端加息3%的水平,及整条收益率曲线将回到3%以上。不过,我们认为这一过程比较漫长,且取决于特朗普财政政策的落地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