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沉寂了12个月之后,英国退欧谈判拉开了序幕。退欧过程难免会很复杂,但是悬浮议会的出现、和民主统一党一起维持一个无定形政府的需求、以及可能进行的跨党谈判共同在退欧的道路上形成了一道额外的“减速带”,导致英国退欧历程可能拉长,根据集团首席经济学家Neil Williams的说法,将会比《第50条》预期的两年要长。

        英国早期在推迟贸易谈判上的让步——对于达成有意义的协议来说至关重要——直到移民问题、爱尔兰边界争端和欧盟贡献问题的解决,似乎会成为即将到来的事情的征兆。

Hammond先生倾向于认为“斜坡”可能会成为一条恢复原状的路......

        人们喜欢Hammond先生这种更加温和的论调,但是在早期,难免有“摘樱桃”的嫌疑。这说明,至少在一开始,英国官员将会努力达到他们更加看重的自由贸易的目标(我们怀疑这是在非正式欧盟成员国的情况下,通向单一市场和/或关税联盟的入口),并试图回避那些不良因素(不受控制的移民问题和调控过多的问题)。

        然而,面对这样的现实,即作为欧盟成员国身份的替代选择(见下表1),这还必须重新进行调整。事实上,在达成多数党派想要达成的自由贸易协议的基础上,我们的谈判可能会持续数年,最终的结果也可能是接近恢复原状的样子。如果各党派无法达成一致,那么可能就会提前进行大选,这是个麻烦事,不是人们想要的结果。

        当自由贸易协议达成的时候,还需要得到议会的批准,这将按照“逐步推进”的方式分阶段进行,在这之前,协议还需要我们27个欧盟成员国的签署同意。无论采用何种方法,英国官员为了解除其成员国身份而展开的行动,将会推动其他优先事项的发展。(比如环境上的)。

        即使是在英国退欧之后,任何旨在重新进入单一市场的双边条约都很可能会使自由的劳工运动成为必要。例如瑞士,虽然在2104年公投后接受了这个条件,但是现在正打算就这一条件重新进行谈判。


英文报告全文:Hermes: Brexit - speed bumps, slopes & cake